門諾壽豐-護理之家籌建
看見需要老人照顧社區現況護理之家工程公益活動公益短片捐款方式

淺談機構式照護的選擇

字級設定:  

文/鄭文琪(門諾基金會執行長)

台灣地區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數在1993年已達到7%,符合世界衛生組織所定義之「高齡化社會(aging society)」。依內政部最近一期人口統計(2011年7月),65歲以上人口已佔台灣地區總人口的10.7%,老年人口比例逐年增加,全台甚至有三縣市嘉義縣、雲林縣、澎湖縣老年人口都已超過14%。依據經建會最進一次的預估,在2017年全台老年人口比率將成長到14%,進入「高齡社會(aged society)」,在2025年將成長到20%,成為「超高齡社會(superaged society)」。人口老化速度之快堪稱世界之最。高齡化社會,平均餘命延長,慢性病病程亦跟著延續,也必然加大對長期照護的需求,衍生而來的是老人生活照顧問題。台灣人口的快速老化,使政府不得不加緊腳步規劃長期照護體系以因應。

因應高齡化社會所衍生之老人問題及照顧需求,「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為世界高齡化國家老人照護政策的重要趨勢,藉由各種服務輸送管道,協助老人在熟悉的社區中自然老化,使其維持生活品質。台灣也參酌世界先進國家的經驗,在規劃長照體系時,即以「居家社區式照護服務為主(70%)、機構照護式為輔(30%)」的原則,鼓勵大量發展居家及社區資源,並補助民眾優先使用居家及社區服務。然因居家社區資源的補助有限、婦女多數投入勞動市場、重度以上失能者高密度的照護需求等因素,讓不少民眾仍有將個案送至機構照顧之需要。以現行居家服務來說,重度失能程度以上個案每月補助服務時數最多僅90小時,平均每天最多3小時,在假日及服務時間以外的照護都需仰賴家屬自行處理。若是全時間臥床個案,為減少長時間臥床造成褥瘡的翻身工作,每日2小時的定時翻身,對家屬而言也是一種體力上的負荷。雖然目前有外籍看護制度,解決家屬負擔,但所能做的還是以生活照護及陪伴為主,能促進身心功能進步的治療計畫是看護所無法進行的專業服務。

機構式照護在長照體系中不是首要推廣的原因,除了費用昂貴外,最主要讓人擔憂的是人性化、統一化、被隔離、獨立性等品質問題。在長照服務十分成熟的的日本,機構式照護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為提昇機構個案的居住品質,日本老人機構也因此做了不少改革:(1)機構社區化:將機構與社區生活機能結合,成為社區民眾可使用之場域,除增進社區民眾對機構的接受度,也可使機構個案能與外界交流,不與社會脫節。(2)多層級照顧機構:是以需要者為導向的服務原則,在同一機構中提供不同層級的服務單位,如從日照中心、安養、養護,到護理之家,使個案不因身心狀況改變而在不同機構間遷徙。(3)單元照護(Unit Care):將機構空間切割成5-8人共同生活的小單位,讓居住在單位中的個體能夠保障其個別生活,實現讓人像自己的照護,將傳統講求「廣而淺」的照護模式改變成「窄又深」的模式,尊重個別性。日本經驗的分享,也讓台灣不少重視照護品質的機構從中學習,讓機構成為家屬能放心選擇的照護方式。

除了開始重視「人」的個別性,機構式照護對於有高密度照護需求的個案,其實是一項不錯的選擇。在機構中,除了提供好的照護環境,擁有專業且多元的照護團隊其實是機構式照護的優點。護理、營養、復健、藥師、社工、醫師等團隊組成,可透過團隊個案討論,研擬出具個別性的照護措施,不僅可維持身體功能的退化,更積極的,甚至可促進或改善身體及心智功能。而機構中,有計畫性、目標性的體能活動、園藝治療、芳香療法、寵物治療等輔助性療法,都可因著專業人員的帶領,讓個案在機構的生活除了更顯豐富外,也能在每日都能獲得多元的治療。這種專業服務,是很難單靠家屬及居家照服員的力量能提供的。

機構式照護的品質在近幾年政府不斷評鑑要求下,好品質的機構愈來愈多,劣質機構也在政府輔導監督下逐漸改善,家屬在選擇機構時不妨可以評鑑結果為參考指標。其實,不論是居家式、社區式或機構式服務,都有其優點與不足之處,家屬在考量照護方式時,除了尊重個案之意願外,家庭資源能否承受長時間甚至全天候的照護重任,亦是該審慎考慮的。畢竟在長期照護中的個案,其實都將會是走在一條漫長的道路上,實務工作中就可常見因個案照護責任衍生出許多家庭問題,造成家屬心力交瘁,無法過自己的生活。多聽、多看、多瞭解,多元性的長期照護體系,相信能幫助個案及家屬在考量後,提供對雙方皆有益的照護方式。